由于一些原因,乘客们会感觉到他们已经接近目的地了。首先是空气中的气味,因为空气中开始出现油和麝香的机械污染物的气味,这些污染物在纽约港前的工厂中运作。对许多移民来说,气味并不是唯一的变化。乘客的皮肤不再感受到欧洲的温暖和平静的温度,而是来自大西洋咸水的清脆和清爽的寒意。虽然第一印象并不诱人,但乘客们确实看到了著名的自由女神像,对大多数人来说,这是自由、和平和机会的标志。当船接近靠岸时,许多人开始鼓掌,而其他人则流下了喜悦和激动的泪水。

经过连续两周的晕船和海腿,许多人急于跑下船,开始在纽约市内冒险。不幸的是,情况并非如此,一旦靠岸,卫生官员就会检查每艘进港的船只是否有疾病。头等舱和二等舱的乘客将首先在船上接受检查,而三等舱的乘客将被运到埃利斯岛进行处理。